Have Kapampangans always held the characteristics we perceive today as uniquely ours? Or are those characteristics merely a branch of the total Kapampangan culture?

datingish xanga-33

However, accepted dominant ideology of what art is has found its way in the minds of people.

Today, art manifests in well-known disciplines such as dance, music, literature, architecture, cinema, dramatic arts, and the visual arts.

旅遊景點,相信每一位市民隨口都會說出十個八個,但你又會在當中選出那一個地方作為你出外旅遊的地方呢?你的選擇標準又會是甚麼呢? 我認為要成功從旅遊方面來Brand HK,有幾點是香港獨有的,應需要多作宣傳的。 首先,香港服務業的質素。「好客之道」一直都是香港人作為東道主對待遊客的道理,這也是吸引他們到HK旅遊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幾年前,我們一家到泰國旅遊,在酒店內看到一名旅客(應該是從中國內地來的)用當地語言來辱罵那裡的職員(當中混合了foul language)(這些都是導遊告訴我的),足足罵了30mins…但那位職員不但沒有反駁他,還一邊點頭,一邊微笑,直到那位客人發洩完他的不滿后,再慢慢仔細地向他作出解釋,直到滿意為止。他的做法雖然花多了一些時間,未必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但最低限度都可以maintain到他們酒店、城市、國家的形象。這個也是作為一位遊客對一個國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之一。 另外,香港擁有完善的紀律部隊,在世界來逆,搶劫數字可說是寥寥無幾,治安、秩序又非常良好。有次我和縷表姐一家到英國旅遊,在當地夜晚時份正等侯一列火車,但由於我們都太累了,因此都打了瞌睡。就是這十幾分鐘的瞌睡,令我體到香港是多麼的和平。我們的金錢、衣服都被有偷去,只剩下我們的出入境passport,唉~可想言之,香港在以上兩方面都做得較好,值的借來拍攝宣傳香港的提及事項。 但有兩點我認為是做得不足的。 一是旅遊發展局的監管機構,就好像先前女導遊亞珍的事件一樣(

v=m U3r16r QBm I ),雖然好「成功」地得到免費的宣傳,也獲內地市們的關注,但同時也在他們心目中對HK這兩個字有不良的感覺,因此,要成功在旅遊業BRAND HK,改善旅遊發展局的監管機構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議會擬設記分制 旅社扣滿分釘牌」( 二是較少的文化氣色及特色。上年我曾到杭州西湖遊覽一趟,原因是因為書本上那些文學家將西湖景色何等莊麗,每走一步,所看到的景色也不一樣等等讚賞杭州西湖。 西湖七月半,一無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看七月半之人,以五類看之。其一,樓船簫鼓,峨冠盛筵,燈火優傒,聲光相亂,明為看月而實不見月者,看之 ;其一,亦船亦樓,名娃閨秀,攜及童孌,笑啼雜之,環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實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聲歌,名妓閒僧,淺斟低唱,弱管輕絲,竹肉相發,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車,不杉不幘,酒醉飯飽,呼群三五,躋入人叢,昭慶、斷橋,嘄呼嘈雜,裝假醉,唱無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實無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輕幌,淨幾暖爐,茶鐺旋煮,素瓷淨遞,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樹下,或逃囂裡湖,看月而人不見其看月之態,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杭人游湖,巳出酉歸,避月如仇。是夕好名,逐隊爭出,多犒門軍酒錢,轎夫擎燎,列俟岸上。一入舟,速舟子急放斷橋,趕入勝會。以故二鼓以前人聲鼓吹,如沸如撼,如魘如囈,如聾如啞,大船小船一齊湊岸,一無所見,止見篙擊篙,舟觸舟,肩摩肩,面看面而已。少刻興盡,官府席散,皂隸喝道去。轎夫叫船上人怖以關門,燈籠火把如列星,一一簇擁而去。岸上人亦逐隊趕門,漸稀漸薄,頃刻散盡矣。吾輩始艤舟近岸。斷橋石磴始涼,席其上,呼客縱飲。此時月如鏡新磨,山複整妝,湖複頯面,向之淺斟低唱者出,匿影樹下者亦出,吾輩往通聲氣,拉與同坐。韻友來,名妓至,杯箸安,竹肉發。月色蒼涼,東方將白,客方散去。吾輩縱舟,酣睡於十裡荷花之中,香氣拍人,清夢甚愜。 我指這個例子並不是希望有文學家來對香港出一本書,內容說一些HK甚麼甚麼好,而是指出香港應該在發展經濟的同時,嘗試多保留一些具有文化特色的地方,例如永利街等等。除了星光大道、主題樂園等的時尚景點,也可以讓這些地方成為另一個吸引外國遊客到HK的景點之一,這些代表著hk又一個小小的漁港發展為一個國際大都會,當中的事曷一個具有其他地方沒有的重大特色。這樣不但文化保育與經濟發展又可以同時兼顧嗎?不妨嘗試在這個地方來向外國brand hk。 相信鐘樓、天星碼頭等等都是大家熟悉的歷史建築,這些充滿著港人回憶及歷史價值的建築大多都歷史悠久,而且有些亦日久失修。所以現時香港為保留這些貝歷史價值的建築,訂立了一套評級標準(分三級),並對它們進行保護。此外,政府亦考慮開放一些歷史建築供市民參觀。我最深刻印象的是外觀十分突出的英皇書院。 記得每一次在中環,都總會經過英皇書院,而每一次亦會停下來或拍照,或細賞。心中會有些羨慕的感覺,甚至會突然會冒起想到外國留學的想法呢。(笑) 英皇書院屬於香港一級歷史建築。它的外形是與傳統英式學校相似,以紅磚建造的圍牆充滿外國的氣息,是最為吸引的地方。英皇書院在1923年興建,其後因大戰而受到破壞,至1960年才重建完畢。英皇書院經多年的戰爭洗禮,以及時代的變遷,已經與昔日的外觀有所不同。現今它坐立於香港中西區的西營盤,附近大多都是商業化的建築,而英皇書院正正可以點綴商業化地區,為該處增添外國的悠閒感覺。所以選擇保留是值得的! 除了歷史建築,其實香港還有許多各種的特色都值得保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路邊的報紙攤呢? 可能大家覺得報紙攤已經過時,所賣的貨品種類亦不及現時的便利店般繁多。但我認為報紙攤的優勝之處是在於它的人情味。走到普通的便利店買東西,店員一般與顧客是毫無接觸的,相反,由於報紙攤只由一人經營,以及規模小,買東西的時候很容易便會閒話家常一番。這是便利店所沒有的。 小時候最常做的便是替爸爸到報紙攤買報紙,每一次都十分害怕,幸好檔主伯伯十分友善,久而久之亦記得我呢!可惜他現在已經結業了,亦沒有機會與那位伯伯見面了。 現時香港只剩下大約五百多間的報紙攤,比兩年前下跌了一成。對上一次發牌已是25年前了。有部份的報紙攤檔主是以此維生,大多都是上了年紀的婦人或男人,假若政府再打擊這類行業,他們便難以維生了。而且承繼報紙攤的人少之又少,貨品種類亦不及便利台的多。我認為政府不應該打擊這類行業,並可以將牌照發給有興趣經營的人,以保留這個香港的特色之一。 這一次的講座主要談論的是有關於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及清拆菜園村的問題(與現時334學制的通識科有關聯呢)。 從許多的報導中得知,興建高鐵的成本十分高昂。從經濟角度分析,這條連接內地16個城市的鐵路能與西九文化區的工程互相配合,為香港帶來珠三角旅客,有助西九文化區文化匯聚。而其快捷的特點亦能曾加遊客到港旅遊,有助旅遊業的發展。高鐵建成後亦有助推動物流業。當然,內地與香港的流通變得方便,大大縮短香港與內地的時空距離,香港可避免被邊緣化及可提升競爭力。而一些支持興建高鐵的人士認為,興建高鐵能製造大量的工作機會,有助改善香港的失業問題。 但是,興建高鐵亦需要有所犧牲。菜園村保留著許多村民的回憶,陪著他們渡過十數年(數十年)。政府在未能為他們解決住屋問題便要清拆,於理不合。而且賠償並不足夠於香港找到類似環境的住屋,要在短促的時間內搬遷實在困難。更何況,村民需要的不單止是一個家,更需要的,是保留他們的回憶,以及與鄰居的情誼。 一個城市,在發展時必然會注重經濟利益而犧牲其他方面,而當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時,便會開始著重文化保育方面。如皇后碼頭等等這些都是大部份香港人所熟悉的,當這些建築物拆卸後,剩下的就真的只有回憶了。儘管菜園村並不是許多香港人所知道,但它保留著許多香港的特色,即使可以選址重建,亦不可能100%一樣。既然高鐵還有其他選擇,為何還要將菜園村變成歷史呢? 第一場講座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了,希望現在補寫仍未算太遲吧(笑)。 「涼茶」這種飲品,令人聯想到的,除了是它的功效──清熱解毒之外,亦會將它當作是一種很傳統的飲品,認為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會選擇。但原來經過包裝及宣傳,再傳統再過時的產品也能煥然一新。 鴻福堂集團改變了我對涼茶這種傳統飲料的看法。在小時候,涼茶對我而言是一種歷史悠久的飲料。現時售賣的形式亦有所不同。最深刻印象的仍然是最早期以碗裝形式出售的涼茶。一碗碗整齊地排放著,並以玻璃片蓋上保溫。只需幾塊錢,就能捧著暖暖的碗,一口氣喝下熱乎乎的涼茶。 印象中的涼茶十分苦澀,但經過時代的轉變,涼茶在包裝及口味上亦有不同的變化。為了方便攜帶,涼茶亦有樽裝、罐裝、紙杯裝、盒裝以及沖劑等等,顧客隨時隨地都能清熱解毒。而涼茶不再單單只有苦澀的味道,甜味涼茶以及一些新口味的涼茶亦開始推出市場。 從鴻福堂推廣涼茶的例子中可以證明包裝及宣傳對一件產品的重要性,再看看有關的短片: ATV 香港品牌故事-鴻福堂-1 ATV 香港品牌故事-鴻福堂-2 ATV 香港品牌故事-鴻福堂-3 鴻福堂集團的成功是由於它的產品能配合市場需求──方便而且不老套的包裝。重新包裝能給予產品一個全新的形象。當所有公司都推出一式一樣的涼茶包裝時,與眾不同的包裝比起同類型產品便已略勝一籌了。 在第一篇網誌中曾提及過互聯網的資訊泛濫,搜尋到的資料既多又亂,如果要透過互聯網這個平台去Brank HK,香港需要一個能將資訊集中的主流網站。 台灣有十分熱門的「無名小站」、「台灣論壇」;外國有「Flickr」、「Myspace」;中國有「搜狐」、「優酷」。而「Yahoo」、「Google」、「Facebook」這三個則是全球熱門的網站。在香港,我們有「Xanga」、「Qooza」等等。但是這些網站的資訊類型過多,要成功地Brank HK,便要設立一個專門提供香港本地資訊的網站。 就以Xanga為例,Xanga分開香港及外國版,–外國版 –香港版 其中香港版之中又分數個分類,如Black、Lovelyish、Datingish、Featured等等,儘管HKBlog有許多contributors,但Blog的內容大多都雜亂無章,近期的質素亦有下降的趨勢。剛剛在Xanga截圖時,碰巧看到一篇網誌是提到HKBlog質素下降的問題: 其實Xanga並非一個Brank HK的主流網站,假若能再將網誌篩選以提高質素,或分類得更細緻會較好。再舉一例子,台灣的「無名小站」是一個較好的示範。 –無名小站網誌首頁 Xanga和「無名小站」都是屬於自由投稿或由發佈者自行設定網誌所屬的分類,難免會令網站內容質素參差和混亂。所以在設立專門的網站時,必須有系統地將網誌分類(例如自由投稿後的文章需經過特定的篩選才由負責人發佈於網站的所屬類別)。亦可公開收集網誌題目的ideas,由特定的contributors編寫及發佈。 當然,任何方法都總有缺點和優點,所以都不能被取代,更需要互相配合。要成功以及有效率地Brank HK,便需要靠香港各界好好合作了。 今次是第三次的講座,雖然我聽到林輝先生分享的人生閱歷不多(只趕到「最尾班車」),但當中的內容直到現在都足以令我印象深刻。 林輝先生,一位擁有豐富、有趣的旅遊經驗,他向我們介紹他曾到過的地方,如(我在「尾班車」上聽到的)新得理、尼泊爾、澳洲等地方。 新得理,一個無處不貪你(遊客)錢財的地方,差不多每一個小販不騙個錢,良心會過意不去,這也令到是次的演講嘉賓──林輝先生對新得理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之一;尼泊爾,林輝先生到那裡當義工──小學教師的地方,在他眼中,那裡的小學生都擁有著天真無邪,天使的面孔,他們的傻氣,讓林輝先生一向我們介紹當時的快樂的情景時,嘴角也不忘流露出溫暖的微笑;澳洲,任何一位遊人都會選擇觀光的地方,對當地的風景讚嘆不已,但令林輝先生留下深刻的卻是當地人一句簡單的說話:「May I help you?」。 是次講座與講座主題──香港文化有何關係呢?這也是我聽到一半時,對自己問的問題。林輝先生說過:「要了解香港的文化,不妨先到其他國家遊覽一下,多了解不同地方的獨特文化,才回顧香港的文化吧!」此說法不無道理!!!「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當我們長期接觸香港這個地方,雖然對它的認識比外國人(包括內地人)多,但如果你問我,香港有甚麼文化可言,我可能會答;「香港有文化可言的嗎?這些都是香港獨有的文化嗎?」但對一位到港觀光的遊客,一定會覺得香港有一定的文化,如購物天堂、各種價廉物美的消費品、有良好的紀律部隊等等,才會吸引到他們去的。因此,我認為香港人(包括我)要對自己土身土長的地方有一定的認識、了解,不妨多到其他國家一遊,與香港作比較,發掘一下它們相異之處,加深對香港及不同地方的認知。 另外,是次講座來給我另一個的看法──一個國家的形象對一位遊客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以林輝先生為例,作為一位遊客,他對一個地方的highlight是一句簡單的說話、一個有趣的文化等等,他也會與我們分享此事,讓我們有知道當地的趣聞。反觀香港,要成功對世界做到Brand HK的目的,從到港消費/觀光的遊客著手會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就好像林輝先生向我們介紹其他地方一樣,我們可以將香港好的一面呈現在他們的眼前,用他們第一身的體驗、感受,發放這些訊息給他們的朋友,「一傳十,十傳百」,利用他們來當作香港的免費宣傳。當然,要做到就個目的,要考慮一下的是如何讓旅客有這樣的感覺,之前,劉德華也做過向港民作過一些的呼籲:(

Americans and Europeans today use 1, 2, 3, 4, 5 in counting.

Do they still think of those numbers as Hindu-Arabic? Instead, since the Hindu-Arabic numbers have proven to be most convenient in the daily lives of Westerners, they adopted the “foreign” counting system and from there developed things on their own, such as the binary system in computers (use of 1 and 0), etc.Certainly there are Kapampangans who are not obsessed with extravagance (the same way as not all Ilocanos are downright thrifty and not all Chinese are good businessmen).Have they then no right to express their unconventional characteristic artistically as Kapampangans?بالنقر على الموقع أو التنقل داخله، أنت توافق على السماح لنا بجمع المعلومات على فيسبوك وخارجه من خلال ملفات تعريف الارتباط.تعرف على المزيد، بما في ذلك عناصر التحكم المتاحة: ‏سياسة ملفات تعريف الارتباط‏.I know it's almost Friday, which makes writing a Things I Love Thursday post seem a little silly, but I've had a rough week so I could use that injection of positivity. I'm getting used to new meds (it seems like I'm always saying that, in the past while...), so my body has been moody-- stomach aches, dizziness, migraines, and worse anxiety and insomnia than usual-- and that's making it hard to do anything but sleep.